主页 > 娱乐 > 八卦 > 内容

盘点狮子座秦海璐

发布时间:2014-06-17   来源:都市时尚网 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有的明星拍戏时想要加戏甚至抢戏,她却跟导演说,我的这场戏跟整个故事不搭,删掉吧。别的明星削骨隆鼻开眼角,她却给自己的单眼皮投保2600万……确实,她神秘,特立独行,不走寻常路。但这一切,都符合她的座右铭:“不求尽善尽美,但求为所欲为”。从上个月开始,秦海璐主演的话剧《青蛇》辗转香港、深圳、北京热演,引起热议,尤其是她扮演的小青好评如潮。近日,她接受独家专访,从《青蛇》聊起,分享她对话剧、工作、生活和感情的理解。从中,你或许可以窥见一个真实的秦海璐。

关于《青蛇》

“田沁鑫选择很强势的四位演员担纲这部戏的大梁,其中秦海璐出演的青蛇最令人惊喜,与她此前演绎《四世同堂》的大赤包和《榴莲飘飘》中的北妹完全不同。作为白娘子与许仙爱情的局外人,青蛇观察白蛇与许仙、法海之间的关系的那种悟性都被秦海璐表现得淋漓尽致。演什么像什么,像到神似,演到内心,这是职业演员的一种境界,秦海璐达到了这样的境界。”

——媒体人伦兵,2013年4月12日

“我觉得小青是一种精神,跟年龄无关,是即便受挫也还要继续的精神”

 

狮子座秦海璐 不走寻常路

 

狮子座秦海璐 不走寻常路

“自从得了奖,得了影后,我出去拍戏,所有的人都给你贴金,就是满身尽带黄金甲,没有人说你不好。但一上话剧(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)的排练场,导演说,你不对,这个不是这样的,当着所有人的面说,我觉得就像在印堂这儿开一口,然后剥皮,那个过程特别惨。有一次我开车去排练,路上听林夕给我写的歌《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》,开始跟着唱,然后就哽噎,后来我就把车停边上了,趴在方向盘上哇哇地哭,就像我姥姥去世的时候那种哭。到了剧院我跟导演说,刚才大哭了一场,导演说,那是因为你知道了自己的不容易,因为你莫名其妙地就得了很多奖,上到一个位置,大伙都捧着你。”

——秦海璐,2010年10月23日

从香港,到深圳,再到北京,《青蛇》均大获好评,尤其是你演的青蛇非常惊艳。导演也称赞你身段好,请问如此身段是你小时候苦练的成果,还是你平时还有坚持练习?

秦海璐:更多的是来自于童子功,平时虽然没有坚持练习,但是当年的功底都还在,稍微练一下就恢复了。这次的肢体表演、动作戏全是我们演员跟导演一起设计的,结合了很多京剧里的动作,在香港的时候,郑佩佩老师来看都很赞叹,听说我们没有请特别动作设计她特别惊讶。

你18天拿下青蛇这个角色,也有吃力的时候,有没有出现像排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时那样崩溃痛哭的情况?

秦海璐:没有,就像《青蛇》台词里说的,“心理上的劫数比生理上的劫数更可怕。”《红白玫瑰》时的崩溃完全是一种来自心理的,因为那个时候我正经历着人生中的转折,是田沁鑫导演帮我蜕掉了一身黄金甲,蜕变一定是一个艰难痛苦的过程,但是那之后我整个人都轻松了。而《青蛇》更多的是一个生理上的挑战,我在香港演出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有40多处瘀青,并且这部戏足足3个小时,台词量大而且有很多白话,18天既要把台词背下来又要把戏排好,确实挺不容易的。

田沁鑫导演曾这样解读两个角色:小青代表婚前,小白代表婚后。你是怎么理解小青这个角色的?

秦海璐:我觉得小青是一种精神,跟年龄无关,这是即便受挫也还是要继续的精神,“千年的妖精爱你亿万斯年”。这跟《红白玫瑰》里的红玫瑰很像,红玫瑰在多年之后重逢佟振保的时候说:“爱,总归是好的,虽然吃了点苦,还是要,爱的。”

小青对于法海的爱充满傻气的可爱,对于她来说,一生一世是她一个人的事,法海爱不爱是他的事,“我爱你,你随意”,可以这样理解吗?

秦海璐:她并不是放任,不是“我爱你、你随意”,而是后来她领悟到了什么是大爱。爱不止是“睡不睡”,爱是爱心、宽容、陪伴,所以后来法海说,“我们是一样的,我们没有分别。无缘大慈,同体大悲。”

剧中的白蛇美丽多情,结婚后一切以丈夫为中心,低到尘埃里。她对家庭的态度你认同吗?

秦海璐: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家庭主妇,我很渴望安定的家庭生活。

你曾说,你身边的那个他是你的法海。这是因为他也跟法海一样,坚若磐石,让你不由仰视?

秦海璐:我觉得男人一定要有让女人仰视的地方,但并不是每个男人值得仰慕的点都是“坚如磐石”。

关于爱情

“读中戏、留北京,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好老公”

在中央戏剧学院的4年,同学们都在积极跑组、试戏,她却每天在校园里溜达,看着天空发呆,等毕业。拍戏、当明星这些事不在她的关注范围,她读中戏的目的就一个——拿到大学毕业证,回老家,找个好男人,相夫教子。这是她全部的理想。即便后来,陈果找她拍《榴莲飘飘》,也未改变她毕业后回大连的想法——找一份白领的工作,再寻个好老公。再后来,老师常莉说服她留在北京,她给妈妈打电话征求意见。“留北京多好啊,能找个好老公。”妈妈说。一听说能找一个好的老公,“就是北京了”。

——《南方人物周刊》,2012年5月18日

曾有人这么把你介绍给陈果导演:“每天穿着军大衣在学校里晃来晃去,没人知道她想什么。”为什么穿军大衣?你当时在想什么呢?

秦海璐:军大衣保暖啊!我当时就想踏踏实实顺利毕业,拿到大学文凭嫁个好人家,所以也没特别在造型上下什么功夫。

你读中戏、留北京,目的都是为了找到好老公。请问,现在,找个好老公是否还是你的人生目标?

秦海璐:是的,一直以来都是。前面我说过了,我很向往安定的家庭生活。

以前你的择偶标准是戴金丝边眼镜、斯文男,后来又有报道称你的标准改为“一个真正的有钱人”,再后来,你说可以沟通、信任和舒服很重要。现在的你口味变了吗?

秦海璐:我觉得任何标准都是瞎掰,可能每个女生都会在心里有一个模糊的轮廓,就是理想爱人的样子,但是当爱情来的时候,你根本来不及看对方的条件,也来不及选择,更无法抵抗,爱了就是爱了。就好像很多结婚的女人都会说,我老公跟我喜欢的类型完全不一样,这就是爱。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